浙江省药学会

新医保目录还能制造10亿元级“神药”吗?

信息来源: 浙江省药学会 发布时间: 2017-03-08

医药网3月8日讯 2月23日,人社部发布了2017版医保药品目录。针对新目录,行业内有不同的解读。其中一个解读是“预测谁会是下一个由于被录入新医保目录而市场大爆发,年销售额可达数10亿元人民币的品种”,其根据是2009年医保目录修改使一些产品得以火箭式窜升,成为年销售额达数10亿元的“神药”。
 
  对此预测,笔者持有不同观点。因为2009年的医药市场环境完全不同于当今,此次始于2015年下半年的医改已经完全颠覆了以往的政策和市场格局,延用传统的惯性思维已经不合时宜,由此得出的结论定然谬之千里。
 
  市场环境已变
 
  判断此次新医保目录的出台对医药市场或对制药企业的业绩影响,不能单纯看目录本身。新目录只是新医改的一个重要环节,医药市场的走势是整个医改各环节综合作用的结果,医药企业的产品营销更是整个医药市场走势的一个缩影。
 
  产品进入医保目录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特别是对于慢病产品,由于患者需要长期用药,是否进入医保对产品使用和销售的影响不容小视,但在当今的语境中,再言会产生数10亿元的“神药”几乎不可能。
 
  而且不难发现,也不是每一个被录入医保目录(如2009年医保目录)的产品都可由此带来销售的爆炸性增长。每个“神药”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注射剂剂型,特别是抗生素和中药注射剂。这些“神药”能够快速窜升至年销售额数10亿元人民币,靠的是不正当的销售手段和过渡使用。
 
  某些品种成为每个科室都能用、不能独立应用治疗的万能辅助“神药”。这些“万能神药”大多采用底价代理模式销售,靠高额的佣金和回扣,完全不需要学术推广,即可快速实现数10亿元的年销售额。
 
  目前,“两票制”已经是国家层面的政策,坚定贯彻实施已经没有疑问,加之票证核查、税务核查等已经使传统的底价代理模式不能再大行其道。已进行的反药品回扣、医生薪酬改革和多点执业,也使得带金销售的风险越来越大,最终只能寿终正寝,加之对医保药品的支付政策和使用监察,没有了制造“神药”的“神器”,相信“神药”很难再现江湖。
 
  中药注射剂再评价
 
  2017版医保药品目录充分尊重了医疗专家的意见,可从中看出不同治疗领域医疗专家的用药态度。例如:中药注射液,这一饱受争议的药物,在CFDA的不良反应统计中,数据一直居高不下,既不能作为独立治疗药物,又占用较大医疗费用,一直被业界称为“万能神药”中的一个类别。
 
  此次新版医保目录肿瘤治疗领域的中药注射液所占比重较大,而且都没有限制二级以上医院使用,限制在中晚期或放化疗使用实则意义不大。因为肿瘤早期使用中药注射液的并不多,而且肿瘤病人绝大部分都要放化疗,所以这种限制只是文字性的。
 
  组方中含有人参的中药注射液在新目录中被列入辅助用药目录,在支付标准上会受到限制。而其他治疗领域的中药注射液大多被限制在二级以上医院使用,或对具体适应症有限制。故中药注射液对肿瘤病人是必须还是肿瘤领域专家受医药市场侵染更多有待商榷,但不可回避的是,各领域医疗专家是以往医药利益格局里重要的一环。
 
  值得注意的是,2月27日,中药注射液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再评价被国家药监部门提上重要工作日程,这也是继化药药品一致性评价后,对药品质量加强管理的重要举措。可以预见的是,那些制造工艺简单粗糙、质量可控性差、安全性不高的中药注射液必将在再评价的过程中被淘汰,将对中药注射液的野蛮生长起到抑制作用。
 
  极大满足治疗需要
 
  2月20日,恰在新版医保目录正式发布前两天,国家财政部、人社部、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加强基本医疗保险基金预算管理发挥医疗保险基金控费作用的意见》,在开头就开宗明义地指出,不合理增长的医疗费用部分抵消了政府投入的效果,加重了社会和个人负担。由此看出,控制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是该文件的重中之重。
 
  文件明确表示,将建立健全“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的激励约束机制,激励医疗机构提高服务效率和质量。实行按病种付费、按人头付费、按床日付费等支付方式的地区,医疗机构实际发生费用低于约定支付标准的,结余部分由医疗机构留用;实际费用超过约定支付标准的,超出部分由医疗机构承担,对于合理超支部分,可在协商谈判基础上,由医疗机构和医疗保险基金分担。
 
  这将意味着,以后医生看病用药、耗材必须精打细算。中国医疗界将进入强势医保的监管时代,而且会越来越严!
 
  我们相信,随着严厉的限抗令、中药注射剂安全和有效性再评价、限制门诊输液、医保基金控费,以及前述一系列医改重要举措并行,各项政策相互衔接配合,快速产生10亿元级“神药”的土壤已经不复存在。医保目录扩大范围的初衷是,更大限度地保证人民群众的医疗治疗需要,产生“神药”绝无可能。